蚂蚁科技上市,背后的经济现象令人担忧

媒介匣 116 1

1

 

蚂蚁上市时间已经定了,11月6号。

 

从一开始估值的2500亿美元,到2800亿,然后据说又增加到3800亿到4610亿,折合人民币2万亿到3万亿之间,要知道A股第一巨无霸茅台的市值才2.15万亿。

 

看着架势,蚂蚁是一点残羹剩饭都不舍得给二级市场的小散尝尝鲜。

 

尽管我不喜欢蚂蚁这吃相,但今天的文章并不是来diss蚂蚁的,而是从蚂蚁的上市数据里,我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。

 

蚂蚁的收入分三大部分,支付,金融,其他。

 

2020 年上半年,蚂蚁数字支付业务收入 260.11 亿元,占比 35.86%;数字金融科技平台收入 459.72 亿元,占比 63.39%;创新业务及其他收入 5.44 亿元,占比 0.75%。

 

所谓支付业务,就是商家用支付宝收款的提成,占了所有营业收入的1/3。

 

然后金融科技业务分了3个板块,分别是贷款,保险,理财。

 

其中贷款占39.41%,保险占8.42%,理财占15.56%

  

蚂蚁科技上市,背后的经济现象令人担忧-第1张图片-媒介匣


 我做了一张饼图,大家看起来就一目了然了——蚂蚁最大一部分收入居然是贷款,而不是我们以为的支付和理财的抽成。

 

贷款收入几乎占了整个集团总营收的四成。

 

花呗,借呗,晚点付,备用金,各种纷繁复杂的信贷产品,才是蚂蚁真正的顶梁柱。

 

2

 

认真想想,那些所谓科技创新,科技金融,本质上就是通过大数据放贷款咯?

 

除了支付宝,几乎所有互联网企业都有自己的贷款产品。

 

京东金条,腾讯微粒贷,百度有钱花,携程借去花,美团生活费……

 

各种品类繁多的信贷产品,一刻不停地用短信轰炸,生怕你不知道互联网企业的本质其实是放高利贷的。

 

以腾讯微粒贷为例,日利率为0.05%。

  

蚂蚁科技上市,背后的经济现象令人担忧-第2张图片-媒介匣

 

日利率0.05%是什么概念呢?换算成年化就是18.25%。

 

而且这是最保守的算法,如果算上那种砍头息,或者等额等息的还款套路,实际年化24%以上轻轻松松。

 

当然,大家都知道LPR的4倍就是高利贷了,所以说这些互联网公司放高利贷应该没人有意见。

 

2019年,中国GDP增长是6.1%,意思是全国各行各业投资回报率是6.1%,相对那些20%左右的贷款产品,妥妥抽掉接近15%的利润。

 

最重要的是,随着个人的信息透明化,各种大数据可以把你每天的经济行为算得清清楚楚,然后有的放矢地给你发放贷款,有效地降低了逾期率。

 

很多时候,这些平台比你妈都了解你需要用多少钱,准备用到哪里去。

 

当然,你会说这钱我不借不就完了,平台也挣不到我的钱。

 

是的,你可以不借,但这只是个体,平台永远看的是大数据,大趋势。

 

从蚂蚁的营收数据上来看,有很大一批人为它的贷款事业添砖加瓦,而且收入连年上升,这意味着需要贷款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

换一句话说,我们正在被迫进入一个高杠杆,高负债的发展模式中。

 

3

 

其实从刚刚公布的第三季度GDP增长4.9%来看,隐隐也能看到高负债的身影。

 

从第一季度-6.8%,到第二季度整涨3.2%,然后再是第三季度4.9%,的确是不断变好的过程,从世界范围来看也是一枝独秀。

 

但是GDP是一个很粗糙的东西,它只能反应经济增长,但不能反应经济增长的代价。

 

比如GDP增长背后,究竟增加了多少杠杆,或者说放了多少水。

 

7月30日,社科院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发布了二季度的宏观杠杆率。

  

蚂蚁科技上市,背后的经济现象令人担忧-第3张图片-媒介匣


 从图表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,实体经济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在2020年突然翘首,达到了一个高峰。

 

此外居民的负债率也不停的攀升,现在已经接近了60%的程度,而政府部门的负债率也达到了42.3%,全部都是历史新高。

 

在政府,企业,个人的配合下,2020年的宏观杠杆率已经达到惊人260%,这意味着,无论是谁,大家都在靠向银行借钱过日子。

 

所以,尽管今年的经济情况不断变好,实际上是用大家的负债支撑起来的。

 

14号统计司司长表示,应当允许宏观杠杆率阶段性上升,扩大对实体经济的信用支持。

 

市场解读为未来央行极有可能继续开闸放水,让更多的钱流入实体经济,实际上我觉得这更像是对过去几个季度的总结,因为宏观杠杆率已经不断地创新高了。

 

那么央妈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

我觉得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马俊说的一句话很有深意:经济复苏的任务或在明年一季度完成,宏观政策也将在那个时候开始回归常态。

 

4

 

2020年的疫情让很多人和企业都举步维艰,商品交易下降,利润下跌,失业率增加,收入下降……看似我们的经济慢慢恢复了,其实认真问问身边的亲朋好友,可能实际情况并不尽人意。

 

当然特殊时期特殊方法,美国甚至通过无限量QE来缓解经济压力,我们提高负债来应对经济衰退也并无不妥。

 

但是负债就好像吸毒,借钱一时爽,还钱火葬场,等真的还钱的时候,日子恐怕就不那么好过了。

 

当年广场协议后的日本那么富有,还不是主动刺破房产泡沫,用经济硬着陆来避免债务爆炸,可能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 

高负债可能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进程,美国,欧洲,日韩,无论那个发达国家,似乎都经历过一定程度的债务危机。

 

未来的中国会不会有,我不知道,但是社会金融化,高杠杆就是经济发展最大的风险,如果不加以控制,终究会自食其果,或多或少罢了。

 

2008年次贷危机,2020年疫情危机,美国人可以通过美元霸权让全世界承担它的债务,但是我们做不到。

 

我们能做的只有把自身风险降低,不要一味地负债消费,特殊时期把自己的欲望降低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

蚂蚁的利润越高,对整体社会经济来说,恐怕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媒介匣微信图片

发表评论 (已有1条评论)

评论列表